高考在即,更新缓慢。
此人有病,且病的不轻。虽然在吃药但并没有什么用。
又贱又皮,简称皮皮团。在深渊里大鹏展翅是日常行为。有着一颗搞事的心但一般不会付诸行动。
怒点难测,大部分时间不会生气,真生气了会自己一个人平复,再不然抄着板砖就是干。
白是外表(糯米)黑红是内里(巧克力蔓越莓)日常犯傻日常犯怂。
cp@苏衡宇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fo前请看这里!!↓↓
是吃中心向的!:
凹凸金/文野太宰治/FGO咕哒子/阳炎KONOHA/APH耀ALL/K伏见猿比古/家教沢田纲吉/VOCALOID言和/VOCALOID镜音铃/潘多拉奥兹/龙族楚路/宝石法斯/全职许博远/阴阳师萤草

『挖坑光速填坑光年 吃啥写啥推啥』
【不软也不好吃(`Δ´)ゞ】

【ALL金】关于我那些身高与免疫力成反比的朋友们

  • OOC注意【在OOC的深渊里大鹏展翅.JPG】

  • 末端剧场有轻微的Dirty Talk注意

  • 真人真事,虽然只有一个

  •  @为金宝的还债日常 【1283】

  • 产粮目录→【A】目录


格瑞呀……”金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目光凝重看着此时正躺在被子里敷冰袋的格瑞,“如果我没记错,我们昨天吃的东西都挺正常的——除了那瓶计划外的冰饮。”

 

金在心里算计着时间,赶在冰袋彻底失去冰度之前将它从格瑞的额头处拿下。金伸手探了探温度——很好,已经退烧了。金不由地舒了口气,退烧了就证明没什么大问题了。念至于此,金看着躺在被子里的格瑞,打趣的心情突然浮出水面。

 

“别灰心嘛格瑞!好歹我们又知道了一种你要节制的食物,这也算是件好事啊!”

 

格瑞:……

 

对此,我们的格瑞选手选择拉上被子来个眼不见心不烦。

 

隔天,凯莉在得知了格瑞生病原因后,顿时顶着格瑞那张黑成锅底般的脸在座位上笑的花枝乱颤,眼泪都笑出来了。

 

最后还是金拿着棒棒糖才阻止了凯莉把紫堂快要拍进桌子里的危险中。

 

或许是凯莉的淑女守则终于在这紧急情况下起了作用,总之凯莉停下了她的嘲笑行为,转为开始拆糖果——不错,是她爱吃的口味,她朝金投去了一个满意的眼神,后者傻笑着接受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凯莉停下了她的嘲笑——只不过暂时转移到了语言层面而已。

 

只见我们的凯莉大小姐双手抱胸,嘴里叼糖,那架势,活脱脱一个黑涩会老大上门喝茶的形象,上下审视着格瑞,看着格瑞眼皮直跳,直觉有不好的事发生。

 

果然,凯莉在审视完后,慢悠悠开口说道:“我觉得你要是往矮里长说不定还会好点,毕竟——”凯莉拉长了语调,“我们仨都挺健康的。”

 

金仔细想了想,觉得凯莉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他们仨一直都蛮健康的,而作为四人组里唯一的那个“凸”,相比之下可算是能称得上一句“病魔缠身”了。要不……金抬头瞅了瞅旁边的格瑞。

 

作为金多年的竹马格瑞自然是领会到了自家发小眼神中隐藏的含义,但他反驳不能,因为自己容易生病的这件事的确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就在格瑞思考用什么方法能够度过这个局面时,上课铃声响了,使格瑞成功从这个局面脱身。

 

这一事件就此告一段落。

 

而让金又一次回想起凯莉的话时,是在大学的时候。金所在的这所大学是实行住宿制,而且是三人间。不幸的是,格瑞跟并金不在一个宿舍。虽然失落,但金还是打起精神来去面对室友,毕竟是要一起生活三年的人。

 

而当金看到自己的新室友时,金觉得自己笑不出来了。因为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当前的局面,金觉得自己只能想出一个“凹”来。而且不知为何,总有一股淡淡的忧伤与不详萦绕在金的心头。

 

果不其然,在经历过数次事件后,金已经确认了,这就是两个身体免疫力跟身高成反比的家伙。

 

于是在又一次的病魔来袭后,金语重心长地说出了如下对话:

 

“你们俩都已经没救了,锯腿吧,这样还快点。”

 

雷·一年四季活在常温状态下的富家小少爷·狮:“……等等,小鬼你要冷静。”

 

安·来南方上学的北方人·迷·并没发现自己其实水土不服·修:“……王子殿下,在下觉得还有救。”

 

 

 

一个附赠的OOC片段:

星期天的某个早上

金反手就是一个雷神之锤往雷狮头上砸去

——正中红心

一旁因为生病而乖巧躺在被窝里的安哥心想

不愧是我的王子殿下

连随手一个抛物线都扔的那么标志

“雷狮你个傻逼玩意儿给我放下你手里的那件紧身衣!!!!!你自己的身体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今天6°不是36°!!!!你怕不是想被做成冰棍!!”


评论 ( 19 )
热度 ( 217 )

© 糯米酥糍——祝自己抽出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