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缓慢。
此人有病,且病的不轻。虽然在吃药但并没有什么用。
又贱又皮,简称皮皮团。在深渊里大鹏展翅是日常行为。有着一颗搞事的心但一般不会付诸行动。
怒点难测,大部分时间不会生气,真生气了会自己一个人平复,再不然抄着板砖就是干。
白是外表(糯米)黑红是内里(巧克力蔓越莓)日常犯傻日常犯怂。
cp@苏衡宇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fo前请看这里!!↓↓
是吃中心向的!:
凹凸金/文野太宰治/FGO咕哒子/阳炎KONOHA/APH耀ALL/K伏见猿比古/家教沢田纲吉/VOCALOID言和/VOCALOID镜音铃/潘多拉奥兹/龙族楚路/宝石法斯/全职许博远/阴阳师萤草/刀乱山姥切国广/魔禁一方通行/梦间集金铃索

『挖坑光速填坑光年 吃啥写啥推啥』
【不软也不好吃(`Δ´)ゞ】

【ALL金】今天的金也要努力从餐桌上生存下来呢~

  •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谢谢合作。

  • 你们不要被上一条骗了,这其实是个无脑傻白甜来着。

  • OOC常伴吾心。

  • 很水的一章。

  • 最后求求小红心和小蓝手!φ(>ω<*) 

  • 【表面上稳得一批实则内心慌如老团】.JPG



你们好哇!我是金!是一个刚刚生出意识的小妖怪?不过如果按照你们人类的说法我应该是属于精灵那一类的……又或者是妖精?

 

…………

 

啊啊啊完全搞不懂啊!!什么嘛这个复杂的设定!算了,留着以后再慢慢认清好了,如果我能顺利从这个局面活下来的话。

 

那么我就再一次做个自我介绍吧。我是金。目前正待在一个黑咕隆咚但十分温暖的地方,周围一圈都应该是我的同类。至于为什么说是应该,是因为虽然我们有着一样的形态,但根本上是不同的两种物种——我的记忆是这样告诉我的,虽然我不是很能明白明明我们都是要被吃的为什么我还跟他们不一样。

 

哦对了,我忘记说了,我是一块桂花糕。

 

不是那种绿豆糕一样粉粉的糕哦?要是你敢认错的话即使我刚刚出生我也是会蹦起来打你的哦:)

 

至于我身边这一圈食物……稍等一下我起来看看。

 

金努力地撑起身子,但无奈他现在体型并不支持他完成如此高难度的动作。仅仅是要翘起一角就让金累得半死,努力了半响也未能成功的金泄了气,滩在原地喘气。

 

我突然就觉得旁边这一圈的种类也不怎么重要了呢?你们怎么看?

 

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什么也不能干身边也没有其他的意识可以聊天的金,选择望着顶上黑漆漆的盖子放空思维,开始思考糕生的基本问题: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然后又在心中自己默默回答:

 

我是金。我目前在一个蒸笼里。现在正躺在这里等着接受我接下来的命运。

 

就在金漫无目的满天飘洒自己的思绪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头顶好像动了一下。

 

……错觉?不、不是错觉。金在心中否认了自己先前的猜测,接着便紧紧盯着头顶,不放过其任何一丝细小的动作:

 

在黑暗的边缘处,亮起了光。

 

很久以后,即使金已经经历过了很多事情,但他依然无法描述出自己当时的感受。但如果真要用一个词来表达,那可能就是希望吧,金由衷的这么想着。

 

但此时的金是不清楚那么多的,当他收拾好自己想要落泪的冲动,重新回归黑暗之中后,他发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我身边的大兄弟去哪了???他刚刚还在我身边的来着???这么大的糕说没就没???

 

然后这个问题在接下来得到了解答:被夹走卖人了。

 

金也从一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而变得慌乱到后来的波澜不惊,逐渐变成了一块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也稳得一批的佛系桂花糕。然后他就在等待的过程中睡着了。……新出生的幼崽确实是需要休息的,这点不管是不是人都通用。

 

等金从美梦中苏醒过来后,他惊讶的发现这片地区只剩他一个人(糕)了!

只剩自己=存活确认===没人买我

 

金花一秒得出了上述等式,然后开始暴走:

 

什么嘛这群人!我这么好吃居然没人来买我!!我可是由上好的糯米再辅以新鲜的糖渍桂花加上精心的制作工艺才诞生出来的!!结果居然没人吃我?!真是令糕生气!!

 

金!已经从一块正正方方的糕,气成了圆滚滚的团子!

 

不过现在放心似乎还是为时过早了啊,金。


评论 ( 38 )
热度 ( 171 )

© 脸盲音盲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