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缓慢。
此人有病,且病的不轻。虽然在吃药但并没有什么用。
又贱又皮,简称皮皮团。在深渊里大鹏展翅是日常行为。有着一颗搞事的心但一般不会付诸行动。
怒点难测,大部分时间不会生气,真生气了会自己一个人平复,再不然抄着板砖就是干。
白是外表(糯米)黑红是内里(巧克力蔓越莓)日常犯傻日常犯怂。
cp@苏衡宇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fo前请看这里!!↓↓
是吃中心向的!:
凹凸金/文野太宰治/FGO咕哒子/阳炎KONOHA/APH耀ALL/K伏见猿比古/家教沢田纲吉/VOCALOID言和/VOCALOID镜音铃/潘多拉奥兹/龙族楚路/宝石法斯/全职许博远/阴阳师萤草/刀乱山姥切国广/魔禁一方通行/梦间集金铃索

『挖坑光速填坑光年 吃啥写啥推啥』
【不软也不好吃(`Δ´)ゞ】

【瑞金】光

  • 强行赶上

  • 嗝瑞儿生日快乐啊【可恶我也想吃金亲手做的蛋糕】

  • 以及这个日期仔细想想....还是不想了


格瑞!生日快乐!”金捧着一个歪歪斜斜的蛋糕兴高采烈的对他的发小说着,“我按照系统的说明去做了个生日蛋糕哦!虽然卖相不太好看但味道我还是能保证的!而且还是用格瑞你最喜欢的牛奶做的!”

 

“……笨蛋。”格瑞看着那边兴奋得都幻化出耳朵和尾巴剧烈晃动的金,小声地说了一句。然后在金期待的星星眼攻击下,拿起旁边叉子尝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味道还行吧?!”啊,耳朵竖起来了。

 

“……还行。”甚至可以称得上美味了,金的手艺果然一如既往的好。格瑞虽然表面上一派冷酷,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已经炸开了一朵朵小烟花。只不过碍于人设压力,这些话注定不能说出口。

 

但和格瑞做了多年发小的金十分轻易的就GET到了未尽的话语,当即就兴奋起来了,耳朵和尾巴不住地甩动。

 

『有点想摸……』

 

而等到格瑞反应过来时,他的手已经放在了金的头上,并且还揉了揉。

“……”格瑞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格瑞?”金面带疑惑地望向面前的人,在得到没有问题的答复后,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般,召唤出矢量滑板就往来时的方向一个冲刺,“格瑞你在这里等我一下下!!我还有个东西没拿!我等会儿就回来!!!!”

 

“真是个笨蛋啊……”格瑞叹了口气,走到一旁的大树下坐下。阳光从树的顶端倾撒,透过树叶与树叶之间的空隙来到了地面——今天意外的是个好天气。格瑞向前方抬起了手,微微合拢的手掌似乎是想要抓住阳光。

 

他突然就想起了以前:无忧无虑的儿童时光、染上了耀眼色彩的星球、以及最后温暖的光。

 

“诶?!这里好像有个人!”

……

“你好啊,我是金,那边是我姐姐秋,你受了很重的伤所以现在还不能动哦。”

……

“姐姐说了,每个人都有生日的!……唔……既然这样……那今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因为我是在这天跟格瑞你遇见的嘛!”

……

 

格瑞闭了闭眼,将意识重新拉回到现实,他看到远方那金色的光芒正在朝这边飞来。他握紧了手。

 

『抓住了……光。』


评论
热度 ( 31 )

© 脸盲音盲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