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在即,更新缓慢。
此人有病,且病的不轻。虽然在吃药但并没有什么用。
又贱又皮,简称皮皮团。在深渊里大鹏展翅是日常行为。有着一颗搞事的心但一般不会付诸行动。
怒点难测,大部分时间不会生气,真生气了会自己一个人平复,再不然抄着板砖就是干。
白是外表(糯米)黑红是内里(巧克力蔓越莓)日常犯傻日常犯怂。
cp@苏衡宇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fo前请看这里!!↓↓
是吃中心向的!:
凹凸金/文野太宰治/FGO咕哒子/阳炎KONOHA/APH耀ALL/K伏见猿比古/家教沢田纲吉/VOCALOID言和/VOCALOID镜音铃/潘多拉奥兹/龙族楚路/宝石法斯/全职许博远/阴阳师萤草

『挖坑光速填坑光年 吃啥写啥推啥』
【不软也不好吃(`Δ´)ゞ】

故事

金宝宝生日快乐啊😭😉

金宝生日快乐:

09:00


cp:all金


不喜勿入,勿ky


给一个评论不(*/ω\*)




文   @楼彧修·苏家限定 






“.....等、等等我啊……”男孩子像是有一些体力不支,停下来后将双手撑在膝盖上,狠狠地喘了口气。


 


“诶呀你快点,要是被其他人发现我们可就大事不妙了!”女孩子虽然嘴里说着嫌弃的话,但看着对方喘得这么厉害还是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


 


“我说衰仔,你这么弱可不行啊。要多多锻炼才行啊,不然到时候要是你被抓住了我可是不会去救你的哦?”看见自己的弟弟实在不是很好的样子,女孩子的脸上也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关心。


 


“是是是,姐姐大人。快走吧快走吧。我会记得加强锻炼的。”而对自己姐姐非常清楚的男孩很好地接到了她那隐藏在不耐烦的外表下的关心。于是便急急应是。


 


“要不要再休息会儿?这次我可以勉为其难的不嘲笑你。这可是艾比大人我对你难得的恩赐!心怀感激地接受吧!”女孩子——现在应该改名叫艾比了,见状叉起了腰。


 


“是——小的对此感激不尽。所以说艾比大人我们能快点走吗,天快黑了。天黑后的森林可并不安全啊。”尤其是我们面前的这个更是危险中的危险。如果可以真是不想来这里。可是……他瞄了眼身边兴高采烈的艾比。算了……反正这么多年来也是这么过来的,大不了就一起……啊啊啊别想这些不吉利的事情了!埃米使劲甩了甩头,像是这样就能把脑子里的杂念都驱赶走一般。


 


“走了衰仔,一个人在那里嘀咕啥呢。记得抓紧我,万一掉下去可就不好玩了。”艾比因为埃米奇怪的动作产生了疑惑,却碍于现在的情况实在不适合耽搁而放弃了询问,反正日后总能找到机会问的,艾比这么想着。


 


但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姐弟俩才赶到了森林的入口处。他们望着眼前的森林——尽管夕阳给它披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外衣,让原本是黑色的树木染上了暖橘的色彩,使整个森林看上去暖洋洋的,也改不了它那阴森幽暗的气息自入口处蔓延开来。


 


“咕咚。”


 


艾比埃米相互看了一眼。然后……跑!!!!


 


随着两个小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森林的入口处,太阳也像是终于完成了照明的使命般,渐渐沉入了地平线以下。夜晚,终于是降临了。


 


而另一边的两人却还是在努力奔跑着。尽管才过去二十分钟,他们却感觉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


 


总之值得庆幸得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已经近在眼前。真是可喜可贺。但以急速奔跑的人处于一种即使想停下也是刹不住的车的状态来看,他们估计还是会跟门板来个亲密接触。但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冰冷坚硬的木板,而是带着温暖气息的柔软怀抱。


 


……这落差太大了,艾比埃米现在有点懵。直到躺进了暖呼呼的被窝里也没有反应过来。


 


咋回事啊??我咋就躺进了被窝里了???晚饭真好吃啊想在吃一次。


 


坐在凳子上的人见此情景挑了挑眉,然后举起了手中的书本——毫不犹豫地朝明显还在迷糊中的两人头顶砸去。


 


然后收获怒视×2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看清楚了眼前人的模样:他拥有着一头宛如月辉的银色长发,被一条绣着不知名五瓣花纹的蓝色绸带松松束着。明明是象征着暴虐不详的血瞳,眼神却是那么的清澈温柔,再加上那尖尖的双耳……


 


……是精灵吗?


“好了好了,我知道我是很帅气,但如果在这么看下去我可是要收费的哦。”青年挑起了一个笑容。


 


埃米:……无法反驳但有种非常不爽的感觉。至于艾比?早在看到来人的第一眼她就已经陷入了持续散发粉红泡泡的状态里了。


 


“当当当!接下来就是万众瞩目的睡前故事时间了!期不期待期不期待?”


 


听到有故事听时埃米其实是有点小期待的,但看着对面那位绽放出的明明很帅但总感觉带着股傻气的笑容……埃米选手选择了沉默。


 


“那我们今天要讲的故事是……”青年修长的手指在书架上那一排排的书上划过,等划到一本书时,青年的动作停住了。随后他将它抽了出来。从外观上来看,这是一本因为经历过十分悠久的岁月而导致有些残破不堪的书,不过还是可以从细微的角度上看得出它曾经精致的外表和被主人好好地细心呵护过的痕迹。


 


青年摩挲着书脊,陷入了回想。


 


REMIID


 


“在很久很久之前,有一位人鱼公主……她在大海上救了一位遭遇了海难而落水的王子……她向女巫用自己的声音交换了可以自由行走在陆地上的双腿……在王子的婚礼上,她因为不忍心而放弃了变回人鱼的方法……最后变为泡沫消失于晨间的大海之上。


……好了,故事讲完了,该睡觉了。金。”


 


“姐姐……”缩在被子里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男孩,“小美人鱼真的消失了吗?”


 


“那么金是怎么认为的呢?”听到自家弟弟疑问的秋,此时也暂时搁缓了自己的动作,转而认真地向金询问。


 


“唔……我觉得啊,小美人鱼是在一个地方躲起来了,等着别人把她找到”金鼓了鼓脸,然后突然双眼放光“姐姐姐姐我们明天就去找小美人鱼好不好啊!”


 


“好啊。我们明天就去找吧,但在那之前要睡个好觉养足精神才行啊。”秋温柔地笑了笑,替金掩了掩刚刚因为大动作而滑下的被子。


 


“晚安,金。祝你有个好梦。”秋俯下身在金的脸上亲了一下。


 


“晚安姐姐!”回应她的是金的一个大大的亲亲。


 


而在确定了金的确睡着了之后,秋才起身,甩了甩尾巴出去了。为了确保明天的游玩安全进行,她可还是有不少的工作要做呢。更何况金现在还小,正是闹腾的时候。不做好完全的准备她可是完全不能放心啊。


 


第二天的金果然玩得很开心。回去的路上一直在跟秋说自己发现了什么。但细心的秋还是发现金有点闷闷不乐。


 


“虽然我今天发现很多有趣的东西……但是我没有找到小美人鱼呢”


 


这个傻孩子。秋不禁有些莞尔。“那可能是因为小美人鱼现在还不想出现,等金长大了她说不定就会愿意被金找到了呢。”


 


“真的?”在得到了姐姐的肯定后,金明显的就开心了起来。所以说小孩子就是好哄啊。“那我会努力长大的。”


 


当晚上例行的故事时间结束以后,金突然叫住了秋并询问了“那姐姐是不是你也有哪一天会躲起来啊?那到时候你也会在等我长大后被我找到吗?”的问题。而在得到了秋“我当然会等着金来找我”的肯定的答复后,金带着开心的笑容入睡了。


 


……


 


在那之后又过了很久,久到秋已经成年,金也从当初那个小小软软的包子逐渐抽条为体态修长的少年,金色的鱼尾在海水的反射下也愈发耀眼。久到离“碧蓝深海”的召开只剩了五百年。


 


而人鱼一族作为这次的主办方,自然是要早早开始准备的。


 


作为这次活动的主事人,秋自然是包揽了族中大大小小的事物。按以秋对金的宝贝程度来说,自然是把金排到离自己越近的地方越好。但她没有。相反的,她还将金往需要长时间外出的岗位上排。这着实让族人震惊了一番。起初,金对这个安排也不是很满意,因为他还没有要离开过秋这么久的时间过。但这个决定经过了族内长老们的一致同意。所以即使金再怎么不同意——各种撒娇打滚都使出来了,也只能不情不愿的摇着尾巴接受了。


 


金临行的那天,秋来送金。秋一言不发,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金,然后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项链挂在了金的脖子上。就去和旁边的鲸鱼轻声讨论起了注意事项。而正在跟秋单方面冷战的金,并没有察觉到这份不同寻常。


 


当金已经乘着鲸鱼游出了一段距离后,他还是没忍住回头望了一眼自己的姐姐——她的微笑一如既往的温暖,嘴唇开开合合似乎在说些什么,金努力辨认,最终却一无所获。


 


想着等回去后就拉着姐姐好好询问的金并没有想到过,那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而这幅画面也成了金日后的梦魇——直到他在听到自己的朋友会唇语,并且自己去学了后,他才知道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走吧,不要再回来了。』


 


原来『再见』,从那个时候就开始了么,终于知道这点的金,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但现在的金对此还一无所知,他现在只想着尽早完成单子上秋交给他的任务。


 


直到那天,海洋奏起了盛大的哀歌。


 


听到了的金疯狂的向族里赶去。但他最终只见到了一片废墟。他不死心的在废墟翻找着,呼唤着熟悉的人的名字。他的双手因为翻掘而流出金色的血液,他的声音因为呼唤而嘶哑不堪。但他还是一无所获。不、他找到了一个箱子。金一眼就看出了箱子上那凹进去的图案跟姐姐送给他的项链是一致的。


 


“咔擦”


金从箱子内拿出了一张地图和一张……清单表。


 


“……”金吐了个泡泡。


 


但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你的。


 


至此,少年开始了为了找回重要之人为目的的旅行。


 


这条道路注定布满荆棘,但他别无办法只能继续走下去,但值得欣慰的是他并不是独自一人。


 


他结识了许多的好友。现在有时候他也会想,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已经被神注定好了的剧本。不然这一切怎会如此的像一场戏剧,时常让他生出一股荒谬感。但总归路还是要走的,所以他只能讲满腹心思暗压于心,静静等待谜底揭晓的时候。


 


索性,他离答案已经不远了。只是……青年看着床上已经依偎在一起睡着的两个孩子,眼睛暗了暗。


 


“呼——”灯熄了。 


 


STORY


 


在后世,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条跟家人快乐的生活在一起的小人鱼。


 


小人鱼的每一天都过的很开心,因为他最喜欢的姐姐一直都陪在他身边。


 


但是有一天,小人鱼对他的姐姐开始了单方面的冷战。气鼓鼓的小人鱼独自一人出了门,想要好好的证明自己。


 


小人鱼游啊游啊,到处寻找能够证明自己的材料。但因为在这之前他从未出过门的缘故,即使有地图他也还是在茫茫大海中迷失了方向。


 


而等他浮出水面的时候,小人鱼惊呆了!因为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白色“海洋”。小人鱼从来没有见过这副场景,他兴奋地摇了摇尾巴,向白色的“海洋”游去。


 


但等小人鱼靠近了才发现组成这片“海洋”的并不是液态的水而是由固态的,小人鱼没有见过的固体组成。


 


小人鱼不太开心,因为没有液体就意味着他无法去那里探险,而无法探险就意味着他无法发现到新鲜事物,从而就无法向姐姐证明自己了。


 


但他还是很不甘心,所以……“嘿咻”小人鱼竟然爬上了冰面!这可就大事不妙了啊,因为小人鱼出海时身上还带着水,所以可想而知,这样状态的小人鱼碰上冰会发生什么。


 


小人鱼可怜兮兮地趴在冰面上,动弹不得。他想到自己可能会在这里变成泡沫,自己可能再也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姐姐了……越想越伤心的他忍不住眼泪,哇的一声在冰原上哭得稀里哗啦。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小人鱼的哭声引来了冰原的圣女。圣女在听完人鱼的遭遇后,将他从新放回了大海。两人交换了各自的信物——冰原花和海珊瑚。并且定下了约定。


 


小人鱼重回了大海,他很开心,因为他交到了一个朋友。他继续游历。


 


第二个朋友是雪精灵一族的白发精灵。都说精灵一族善于使弓,但小人鱼遇见的这位显然是个意外——因为他使刀。但这对小人鱼来说都不重要,用他的话来说呀:虽然白发的精灵看上去不太想让人接近,但其实是个好人呢!短短几天,白发精灵就成了小人鱼最好的朋友,之一。括弧,单方面。


 


但分别的时间很快就来临了,白发精灵的历练期满了,他必须得回去了。但在小人鱼的软磨硬泡下,他还是答应每年会去看他。小人鱼才摇着尾巴恋恋不舍地回了大海。


 


经过这段时间,小人鱼的材料已经找的差不多了,所以他准备回家和姐姐好好炫耀一番。然而,迎接他的却是空无一人的家。小人鱼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其他的人鱼。


 


“姐姐和大家去哪里了呢?”小人鱼迷惑不解。


 


沉思过后的小人鱼决定照着姐姐留下来的地图去寻找。


 


第一站是位于深渊的星月魔女。因为那里有着能让小人鱼在大地上生活的药剂。狡猾的魔女拿走了小人鱼的“颜色”,为此小人鱼不得不将她从漆黑的深渊中带出。


 


第二站的他们救了遭遇海难的幸存者——一位贵族家的小少爷。为了表示感谢也为了能够成长,小少爷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第三站存在于人鱼的梦中,在那里,小人鱼见到了天使,天使给他指明了道路的前方。


 


第四站的他们被卷入了一场大乱斗中,是一位高贵的骑士帮助了他们,并给他们带来了他们所需要的消息。少年少女们朝着目标前进着。


 


第五站的圣空领,第六站的星王海,第七站的暗夜城,第八站的冰原,第九站的暮之森。他们都一一留下了足印。随着材料的渐渐齐全,此行的最终地点——神之领也出现在眼前。


 


故事的最终,小人鱼从神的手里夺回了姐姐和自己的族人。他又是那个整天活泼开朗的金发小人鱼了!


 


END


 


这个结局,不知你是否满意。^_^但至少,他们很开心。^_^



评论
热度 ( 61 )
  1. 糯米酥糍——祝自己抽出宰金宝生日快乐 转载了此文字
    金宝宝生日快乐啊😭😉

© 糯米酥糍——祝自己抽出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