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缓慢。
此人有病,且病的不轻。虽然在吃药但并没有什么用。
又贱又皮,简称皮皮团。在深渊里大鹏展翅是日常行为。有着一颗搞事的心但一般不会付诸行动。
怒点难测,大部分时间不会生气,真生气了会自己一个人平复,再不然抄着板砖就是干。
白是外表(糯米)黑红是内里(巧克力蔓越莓)日常犯傻日常犯怂。
cp@苏衡宇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fo前请看这里!!↓↓
是吃中心向的!:
凹凸金/文野太宰治/FGO咕哒子/阳炎KONOHA/APH耀ALL/K伏见猿比古/家教沢田纲吉/VOCALOID言和/VOCALOID镜音铃/潘多拉奥兹/龙族楚路/宝石法斯/全职许博远/阴阳师萤草/刀乱山姥切国广/魔禁一方通行/梦间集金铃索

『挖坑光速填坑光年 吃啥写啥推啥』
【不软也不好吃(`Δ´)ゞ】

【雷金】庭院(联文)3

参与人员及文章: 

闲聊: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同理写文。总之我写的很爽XD

呼…哈…哈…

漆黑的小巷子里,一个人正在奔跑着——凭借着朦胧的月光可以看出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此刻他的胸膛正因为急速的奔跑而剧烈起伏着。似乎是跑累了,他在看见身后的人似乎没有追过来时送了一口气,以为自己甩脱了追踪的人,接着便放心得在转角处停顿了下来。靠在墙上让自己的身体得到放松,这一放松他便发现自己已然双腿颤抖——现在还能站着全靠身体的自我记忆。

“要是等我出去找到弟兄们我保证要让那个小兔崽子付出代价……”男人一边扶着墙慢慢的往前走去一边在口里说着诋毁人的污言秽语,就像是他已经脱离了危险,下一秒就能站在自己宅子里继续花天酒地一般。像是想到什么好事情,男人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咕咚……”吞咽口水的声音,逐渐回响在巷子里。

男人并不蠢——蠢的人如今也不能活到他这个位置,他立马就发现这个巷子过于安静和......诡异。

而此刻的天空也很配合地散去了一直覆盖着月亮的乌云,朦胧的月光从天空中倾泻至大地,惨白的月光为这漆黑静谧的巷子勾勒出了一丝诡异。

男人那因为马上就要逃出生天而狂喜的脑袋渐渐清醒:初夏的晚上,没有蝉鸣。而且就算这个巷子再长也不可能在只有一条路的情况下跑了这么久也看不见尽头……

“嗒、嗒、嗒……咔擦……”

“……”

有脚步声从男人的背后穿了出来,一声一声的仿若在男人紧绷的神经上跳舞。

就在男人忍受不住想要冲上前去时,他的突然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那正是他自己。只可惜他已经来不及疑惑了,他的头颅翻滚在地,极大而无神的瞳孔映照出了行凶者的模样——一只浑身漆黑的恶魔。

恶魔狞笑着踩碎了头颅,红白色的液体覆盖了半边墙壁,然后便毫不在意地踩着粘稠的液体向前方的出口走去,“真可惜啊,明明只差一步就可以逃出升天的”,恶魔的低语萦绕在这小小的空间,“不过你已经看不到了所以也就无所谓了呢~晚安喽,先生。祝你好梦。”

自那场葬礼过后已经五年了,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它不能够让两个孩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人去面对社会的残酷,却可以让这两个原本形同陌路的孩子的命运线相互缠绕。

这五年来发生了许多或大或小的事情:

比如雷狮不愿接受家族的束缚而选择自立谋生,结识了几人混得风生水起,又比如“父亲”的死亡,现在雷家明面上的继承人便只剩下了金,不只有多少人在盼着雷家倒下自己好上前去分一杯羹,但让他们失望的是,雷家在失去了大部分行业后却依然顽强的挺过来了五年,暗处的不少人都在着急怕他雷家东山再起,但很快,他们就不用担心了。

在金的十二岁这年,“天启计划”再次启动。

并于三年后结束,执行者——金!!!

 

“天启计划”

第六届:

XX XXX XXXX XX

XX XX 秋xx xxx

Xxx xx xxx xxx x

第七届:

金xxx xx xxx xx

Xxx xxxx xxxx x

Xxx xxx xx 雷狮


评论 ( 9 )
热度 ( 51 )

© 脸盲音盲症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