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彧修·苏家限定

cp@苏衡宇 酥酥是珍宝!!!×3
fo前请看这里!!↓↓
是吃中心向的!:
凹凸金/文野太宰治/FGO咕哒子/阳炎KONOHA/APH耀ALL/K伏见猿比古/家教沢田纲吉/VOCALOID言和/VOCALOID镜音铃/潘多拉奥兹/龙族楚路/宝石法斯/全职许博远/阴阳师萤草

如果可以接受,那就OK
↓↓↓↓↓↓↓↓↓↓↓↓↓↓↓
姓名 楼 彧修
简称 楼 团团
性格 时常抽风 深井病 亦正亦邪
『挖坑光速填坑光年 吃啥写啥推啥』

梦里梦外

给大鸟的生贺 @杚鸟_究极咸鱼 
金的梦是根据我的梦极度极度简化来的
写这个的时候我听了两遍桜の树の下,然后就去单曲循环world.execute(me)了
你们可以试试【。】
按出现的人打了个tag。如果有不适可以告诉我
========================
金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天空是灰色的,黑沉沉的云朵一朵压着一朵,完全遮挡住了从天空射向地面的光线。但这并不影响金看清楚周边的环境——依靠着地面上隐约发出的光,朦朦胧胧的红光覆盖着大地,笼罩着天空,环绕在金的身上。

金抬脚向前走去——那里似乎有什么在呼唤他。他走了很久、很久……因为梦里没有时间概念,所以金他自己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要走多久。他只是走着,每踏出一步就在口里记着数:
“1……2……3……4……5……100。”
“1……2……3……4……5……100。”

在不知道多少个100过去后,金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个缓缓转动的黑洞前。

『说是目的地,其实更像是另一地方的起点啊』

金不知道怎么了,明明吸引自己来到这里的是这个黑洞——准确说是黑洞的另一面,但真看到这个时,心里却胀胀的,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答应过姐姐不会哭的,要做个能保护她的男子汉的……』
『为什么……眼泪就是止不住呢……』

过了一会儿、又或者是很久。金才从这种情绪中清醒过来。他扶了扶自己的帽子,握紧了胸前的挂坠,缓慢但又坚定的进入了黑洞。

……

说真的,金其实是有点吃惊的,在看到这里的场景时。这里并没有他想象中出现的那些令他难以接受的景象,反而是一大片的红色——可能是因为天上下着的细密的红色雨滴。

但这并不能让金安心,相反的,他心头中不详的预感更加严重了起来。这种预感促使他不顾一切的向前奔跑了起来。

细密的雨滴斜打在他的身上,竟造成了如同刀片划破皮肤般的伤痕。即使如此,金也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地往前奔跑。

让奔跑结束的原因是地面上的一个凸起——它绊倒了金,并且成功的使金的脚受了伤。

金在水坑里趴了一会儿,然后才缓缓转了个身。他向着天空伸出了手,红色的液体从指缝中流下,滴落在由于没有帽子阻挡从而露出的金的脸上,衣服也因为在雨中奔跑而被红色浸透。

半响,金把张开的手掌握成了拳,并将手臂蒙在眼睛上。然后,大声的哭了起来。

雨……下得越发的大了……
……
“金?”
“金!!”
“金快醒醒!!”
“唔——”
金睁开眼,入目的是一派耀眼的阳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明明很温和的日光却让他产生出了刺眼的错觉。在将生理性的眼泪拭去后,金才看到了在旁边格瑞——平常总是十分冷静的脸庞竟染上了焦虑的颜色。
『是因为他吗……?』金迷迷糊糊地想着
“金。你听好了:那只是梦而已。”
“嗯!我知道了格瑞!姐姐说过梦都是相反的!”
“不过格瑞……你果然还是很担心老友的嘛。”
“……白痴。”
“诶嘿嘿”

======喜欢糖的朋友就不要往下拉了=====



“……骗子!”
“……都是骗子!”
“再也不要理你们了!”
“我也是骗子了呢……”

评论(7)
热度(22)

© 楼彧修·苏家限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