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在即,更新缓慢。
此人有病,且病的不轻。虽然在吃药但并没有什么用。
又贱又皮,简称皮皮团。在深渊里大鹏展翅是日常行为。有着一颗搞事的心但一般不会付诸行动。
怒点难测,大部分时间不会生气,真生气了会自己一个人平复,再不然抄着板砖就是干。
白是外表(糯米)黑红是内里(巧克力蔓越莓)日常犯傻日常犯怂。
cp@苏衡宇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酥酥是珍宝!!!
fo前请看这里!!↓↓
是吃中心向的!:
凹凸金/文野太宰治/FGO咕哒子/阳炎KONOHA/APH耀ALL/K伏见猿比古/家教沢田纲吉/VOCALOID言和/VOCALOID镜音铃/潘多拉奥兹/龙族楚路/宝石法斯/全职许博远/阴阳师萤草

『挖坑光速填坑光年 吃啥写啥推啥』
【不软也不好吃(`Δ´)ゞ】

【随笔】梦见

我于花田之中与她初遇

她微笑着,笑容明媚。黑色的洛丽塔裙称着她的皮肤越显白皙。她的手上捧着一大束红色的花,红与白,白与黑,交织在一起,显示出一派迤逦。

她将花束插进精致的白色花瓶,我这才发现在花田的中央放置着一套桌椅,桌面上摆放着具有同样花纹的但截然不同的黑色茶具——热气腾腾红茶和精致的点心。她在红茶里丢进去了三块方糖。就这样,我和她的下午茶会开始了。

第二次见她,是在一条路上

那是一条布满突刺的道路,她走在上面,尖刺刺穿了她的脚掌,荆棘将她的肌肤勒出道道血痕,在她白色的裙子上晕染出朵朵鲜红的花朵,但即使是这样,她也依然继续行走着。

仿佛不知疼痛,仿佛不知前方有多少危险潜藏在黑暗之中蠢蠢欲动。

而我,我在看着,看着她行走,看着她被被黑暗中的东西贯穿,鲜血浸透了她白色的衣裙,染红了脚下的骨刺。

我应该去帮她,我理应去帮她,但是我没有,我只是看着这幅画面,兀自沉默。但她则是一如上次一样地回头,向我微笑了,对我说

【不要哭呀,这是我所选择的,所以请不要为我哭泣】

然后她回头,一步一步的朝着路的尽头走去。

最后一次,我与她在“门”相遇了

她步伐坚定的朝这里走来,行走时的微风带动了她红黑色的裙摆,伸出那双带着鲜血的手推开了白色的门——看见了蹲在门里哭泣的我

【哎呀,终于找到你了,什么已经过去了哦,所以——不用再哭了】

她抱住我,在我耳边这么说到

至此——

梦境开始崩塌。


评论
热度 ( 15 )

© 糯米酥糍——祝自己抽出宰 | Powered by LOFTER